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07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浮生四重恩(2)

  从汇中饭店往北,到了徐园,不过十分钟的车程。

    他们到时,日落西斜,车马纷纷而至。当今梨园之盛,甲于天下,南北两地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三爷请跟我来。”有人带傅侗文往里去,是去黄老板定的包房。

    有拿了票的客人同他们擦肩而过,三两相伴地笑着、聊着,向前走,和在京城不同,她能看到女客,甚至还有孩童。

    沈奚过去唯一出去听戏,就是和傅侗文去广和楼。

    今日踏入这里,始才觉出南北戏园的差异。

    那里一路下去,是黑漆大门敞开,灯影昏暗,是夹道狭长,到绕过木影壁就能单面的戏台子。一眼望去全是男人,嬉笑怒骂自然放得开,荤话不休,到有荤腔的戏时,台上台下老少爷们吆喝叫好的景象,像还在清末的上世纪里。

    这里一路下去,是亭台轩阁,沿回廊去,到引路人带进去,进了个茶园似的场子,戏台是三面观敞口式的,楼上楼下两层。她望过去,见到不少女宾客,兰麝香浓,绮罗云集,大小姨娘杂坐于偎红倚翠的风尘女子之间,也都是砸钱捧角的人。

    她跟傅侗文上楼时,有两个握着纸扇的女人并肩而下,在低声说着今日来了几位名角。因为楼梯狭窄,傅侗文和沈奚是前后上楼的,他两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,在两个女人下楼时,微驻足,偏过身,让两个女士先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女人接下的话题就是……这又是哪里来的公子,很是面善。

    傅侗文眼藏笑,斜倚着楼梯扶手,对她伸出右手。在旁人艳羡的目光里,她被傅侗文拉着上了两级台阶,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转眼到包房外,两个守在那的男人,一左一右为他们推开门。傅侗文将自己的西装外衣递给跟随而来的两人,让他们在门外候着,带沈奚入内。

    里头,五个男人正坐着闲谈,见了傅侗文都纷纷立身,招呼着。为首的那位穿灰色长袍的是黄老板,余下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者都还算客气,角落里的男人是唯一西装加身的,正眼也不看傅侗文一看。

    女宾客们是满清末年的款式妆容,有手里拿着望远镜,也有捏着粉红戏单子的,见男人都起身了,也即刻离席,对傅侗文欠身,行得是旧礼。

    “今日里,特地嘱她们换了这衣裳,”黄老板和颜悦色地指她们,“能入三爷的眼吗?”

    上海书寓里的风尘女和苏磬那种北地胭脂不同,偏洋派,打扮成赛金花的模样,也像是临时上的戏妆,不过是为了讨好傅侗文。

    “南方佳丽同北地胭脂,是各有千秋,各有妙处。”

    一语未完,他又笑说:“方才从汇中饭店过来,没来及送沈小姐回家,就一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奚跟着说:“你好,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是普仁医院的沈医生。”老者眉眼堆笑,轻声提醒黄老板。

    她在上海的富贵圈子里小有名气,黄老板经这一说,也仿佛记起来这号人,对她笑笑。

    “听说沈医生是在美国留过洋的,都说这欧美是镀金,日本是镀银,”烟榻旁的男人笑着恭维说,“我们也算见识见过镀金的女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。

    今日包房里的客人都是配好的搭子,不管男女,都有对应布置过的。烟榻上两位先生是生意人,想要黄老板搭线和傅侗文打个照面、混个脸熟。余下的老者和西装男人是黄老板的心腹,军师和先锋的地位,算是左右手。

    就连女人也都费心安排好了,谁伺候谁,猛多了沈奚一个女医生,倒显得多余了。只是她是傅侗文带来的女伴,不好怠慢。老者嘱人添座给沈奚,大伙各自归了位。

    “稍后这出,三爷必定喜欢。”黄老板落座。

    “哦?”傅侗文问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老板指楼下,开锣了。

    傅侗文一抬眼,望向戏台。铜锣敲了几声,胡琴起。

    他听出端倪,嘴角噙笑,用手指轻打着拍子。

    “三爷开个嗓?”老者邀约。

    傅侗文也像来了兴致,经老者这一请,便和台上那位角一同唱将起来: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,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~”

    正是那空城计最精彩的一段,诸葛亮闲坐城头,笑对千军。他唱得是字正腔圆,戏腔纯正,丝毫不输那台上摆开架势的名角。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笑,跟着唱下去:“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~”一段胡琴后,再来一句,“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~”

    黄老板细细品咂着,痛快击掌:“好!”

    楼下,看客们此起彼落的叫好声也灌进来,震得沈奚耳内嗡嗡。

    那夜隔着两扇门,听傅侗文唱得是愁肠百结的四郎探母,今夜却是谈笑自若的空城计。沈奚只觉这一折戏才配得上他。

    在座的男人们都被挑了兴致,全唱了两三句,却把最精彩的唱段留给了傅侗文。女人们最会分场合、看身份的,从唱词就听出来:这位三爷就是今日的上宾了。

    茶过三巡,沈奚身后坐着的两位姑娘轻声笑谈。

    她们用望远镜看楼下散座,不是再聊戏,而是在聊着楼下捧角的姨太太们,说哪家姨太太和戏子走得近,还有哪家的姨太太和女戏子搞在一处。

    烟铺上的男人两两相对,谈起了生意。

    借着戏园子的好气氛,隔着镂空的铜制烟灯,一人身边伺候着一位眼神流盼的年轻姑娘,替他们装了两筒烟。

    在烟雾缭绕里,沈奚翻着茶几上的一摞报刊,刚看完《梨园杂志》,又捡了本《俳优杂志》。突然,房里暗下来。是烟榻上的两位老板嫌电灯晃眼,嘱人揿灭了电灯。

    大灯灭了,此时除去烟榻上燃烧着的小烟灯,仅剩了主座两旁的西洋式落地灯。落地灯外垂着艳红色的灯罩子,红影暗沉,让人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没了光源,她看不成报刊,百无聊赖地听着戏,落地钟走到了十点。

    已经等了四个小时,傅侗文仍是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沈奚在黑暗中,瞧见一个黑衣青年人推门而入,躬身到黄老板耳畔,耳语片刻。

    黄老板挥退他,对傅侗文说:“三爷请安心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回说:“黄老板费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黄老板道:“没想到三爷是个重情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情义是负累,我担不起这些,”傅侗文道,“只能说被人逼上了梁山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何为逼上梁山?”

    傅侗文道:“是被他用六妹要挟着要钱,心里不痛快。这样被人拿捏,不合我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黄老板恍然,笑骂道:“一个土司令还敢要挟三爷?那些赤佬在自己地盘上耀武扬威惯了,殊不知,今日的人上人,就是明日的坟中骨,活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话声时高时低,沈奚只听到只言片语,没多会就因为新戏开锣,各自安静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,窗子外边,稀稀沙沙一阵雨。

    下人沏了一壶茶新茶,为他们斟上,茶烟袅袅,锣鼓又起。

    白光顺着门缝,缓缓扩成了扇形。

    青年人再入内。

    沈奚以为是有新消息了,岂料他只是把手里的粉色戏单递给黄老板:“楼下问,老板还要点什么戏,大家都在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还有什么想要听的?”黄老板略略扫过戏目,“这有一出时装的剧,《宋教仁遇刺》,三爷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卖的是噱头,这戏没意思。”傅侗文品呷着新茶,兴趣乏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三爷是个追时髦的人,会对革命的剧目感兴趣。”烟榻北面的男人笑着搭话。

    烟榻南面的男人一气吸完手里的烟枪,却道:“你以为还是清朝末年?想要出人头地,先去干革命、造炸弹?老黄历了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笑,众人便跟着笑。

    “再来空城计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青年人倒退而出。

    西洋式的落地钟里,指针走到了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沈奚刚才在戏单上看到徐园的闭园时间是午夜十二时,还有半小时这里就要撤席了。倘若十二点还没消息,难道还要换个销金窟,接着等吗?她心里隐有不安,黄老板把事情办妥后,让人送一个信去公寓就好了,为何要请傅侗文亲自来等消息?

    她总觉,还会有旁的枝节。

    台上,戏开了锣。

    沈奚刚端了茶盏,那扇门第三次被推开。还是同一个人。他到黄老板身旁,耳语数句。黄老板突然击掌:“好!看赏!”

    门外,青帮的人当即吆喝:“黄老板赏喽~”

    楼下的散客这才知道楼上包房里的是青帮黄老板。池子里的男女都像是领了赏钱的人,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,欢笑着闹将起来。

    沈奚被那音浪推送着,茶也喝得不安宁。

    她到底想明白了,自己为什么会坐立不安,是因为这里是青帮的底盘,和京城的广和楼不同。傅侗文在广和楼的威风是真威风,在这里虽是座上宾,也只是客人。

    她愈发不安,嘴里溜进一片茶叶,轻吐到茶碟里。

    突然听见身后一阵女人的笑声,笑得她心突突跳。

    灯影交错里,她听见黄老板对傅侗文说:“三爷,是一个好消息。令妹返家途中遇到劫匪,是车毁人亡,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她心惊了一瞬,再瞧见傅侗文的笑,立刻品出了旁的意思。应该是他们借着尸骨无存的理由,让六小姐金蝉脱了壳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我这里就少陪了,”傅侗文搁下茶盏,说,“先去处理家事。”

    他无意多留,接过下人递来的西装上衣,到门口,无人开门。

    这门是青帮的人守着的,外头挂锁,没吩咐不会开。

    傅侗文驻足,并不恼怒,反而是笑着掉头,看黄老板:“这是?”

    黄老板不答。

    老者倒背着手,在黄老板身旁道:“三爷走得急了,要等我们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望着他们,等下文。

    黄老板这才道:“今日的事,我替三爷办妥了,我这里也有一桩小事,想和你打个商量。”

    烟榻上的两位生意人权当没听到,呼哧呼哧抽着大烟,不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傅侗文向对方一笑,道:“眼下我算是笼中的鸟,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言重了,”老者说,“还是法租界医院外的那一桩旧案,三月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果然旧事重提了。

    从初春到夏末,傅侗文和这位黄老板有过几次公开的应酬,礼尚往来也频繁,沈奚还以为傅大爷在医院外闹出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。可现在看,他们不是忘了,而是在等着一个机会清算恩怨。

    傅侗文不言不语,端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,他并不意外。难怪今日里包房客这么多,又有生意场上的人,也有长三堂子有名的姑娘,原来是要几个见证,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老者像怕他误会,解释说:“傅家的事呢,终归是家事,黄老板本不想插手的,只是当初傅三爷没打招呼,就去找了另外两位老板插手。虽然看上去是解决了,可这不合规矩,也损了我们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老者又道:“不过我们也很清楚,丝厂的这个生意,三爷要是请另外两位老板帮忙,也一定能办的妥当。可三爷却找了我们。照我的猜想,三爷是要补偿三月的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这乱世,用一间丝厂换一个人,对任何一个混江湖的人来说都是天方夜谭,是稳赚不赔的生意,谁接了这个活都要烧高香、拜谢财神的。

    傅侗文并不否认:“老先生是个明白人,我以为——黄老板也是个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是一回事,三爷你亲口说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”黄老板说。

    “法租界医院的事,让我们被笑话了几个月,也只是要您服一句软,”角落里,整晚没给过好脸色的男人开了口,皮笑肉不笑地说,“三爷,这人生行路难,不在山高水险,只在人情深浅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眼沉沉,唇边有笑:“黄老板是想要我傅三,通告南北,摆酒谢罪了?”

    老者和黄老板交换一眼。

    “人活一世,谁都会有折腰的时候,我今日是被你们拿捏住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,”他拎着西装外衣,轻轻抖了抖,好整以暇地搭在了左手臂弯里,“既然黄老板喜欢这一套明面上的东西,你定个日子,我照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方才傅侗文说过,这样被人拿捏,不合他的脾气。

    此时“拿捏”二字,他咬得轻,意思却很重。

    老者忽而一笑,忙着打圆场:“三爷只要给句话,就算过去了。摆酒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侗文的手,搭上她肩头,食指和中指在无意识地轻打着节拍。这是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可沈奚在这里,六妹还在他们手上,无论如何,都是劣势。

    风扇扇叶打出的风,徐徐吹着,将烟榻上的白烟吹散。

    屋内出奇地静。

    “替三哥烧一杆烟。”他对沈奚说。

    她心领神会,在众人注视下,走向烟铺旁,从烟榻北面的姑娘手里接过一杆烟枪。她用银质的小挑勺挖出块黑黝福寿膏,装了一筒烟。

    缓缓在烟灯上烧烤着。

    往日她在烟管里伺候的虽是地痞流氓,但越是这种人才会毛病多、要求高,所以比起这里书寓自称先生,只侍奉王公贵胄、高官富商的姑娘来说,手势手法更娴熟老道。她的一双手本就美,在火苗旁,忽明忽暗的光里,手指渡着浮光,虚幻不实。

    烧出来的烟泡是松软、均匀,一看便是万年熟手,指间生香。

    烟榻上的男人离得近,看得仔细:“我就说了,三爷是大烟女人不离身,怎么到了上海改邪归正了?看沈小姐的手艺,传闻不假,不假啊。”

    “身子大不如前,早收敛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老者陪着笑说:“名医的手最值钱,所以此一杆烟是价值千金,寻常人可尝不到。”

    沈奚把烟枪拿回,双手递给他。

    傅侗文微笑着,送到黄老板的眼皮子底下:“往日黄老板为傅家费了心,多谢。”

    话中的意思是:多谢黄老板为傅家的事操心。这烟接了是一笔抵一笔,傅家的事以后都是家事,外人再插手就是自找晦气了。

    傅三公子亲自道谢,送烟,有这屋里十几双眼睛看着,作见证,算是赢回了面子。

    黄老板稳稳接了,呼哧呼哧地吸着,在升腾的白烟里,一挥手:“送三爷下楼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拉起沈奚的手,迈出门槛。

    候在门外的青年人恭敬道:“三爷,我们没寻到六小姐的尸骨,但小姐有个贴身丫鬟还活着,已经让人送去霞飞路了,您请慢走。”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