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21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浮生四重恩(6)

 “你先起来,中不中洋不洋跪着。”她轻声道。

    傅侗文解着自个的衬衫,倒是不跪了,直接倾身,把她压到铺满床的棉被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热的天,看这一床被子就不舒服,”傅侗文倒背手,衬衫扔到地上,再去解她的,“万安也是个不懂事的,光顾着讨喜气了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热。

    下午万安特地找了沉香和大佛手柑,埋在紫铜熏炉里,笼着锦被熏过。此刻她躺在床上,只觉异香扑鼻,不必宽衣解带,已经坠入了**窟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是不是没教他好的东西……”她扭过脸,想找个呼吸顺畅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冤枉我是不是?”他低声道,“傅家多少个院子,从上到下多少的姨太太,下人们私底下聊起来,他自己学的。”

    倒也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“明日问问他,还学什么了。”她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孩子懂什么,都只是皮毛,”他把她的手攥着,亲她的指背,低声笑道,“央央要真想学,眼前就是现成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在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故作困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着说着,就不正经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:“这里没外人,要三哥正经给谁看?”

    正经是他,浪荡也是他。

    傅侗文也觉得熏得过于香了,不舒服,幸好是夏夜,离了床被也不会受寒。他用衬衫裹着沈奚,把她抱到沙发上。石榴红的床单铺在深棕沙发上,绵延拖到脚下。宁静的夜,深了,往日里知了和虫声都是有的,今日十分奇怪,连昆虫们也都约好了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入耳的,唯有床畔的竹帘子,啪嗒一下,啪嗒又一下。

    傅侗文亲她的唇,她也亲他。静默的空气里,他的呼吸也在牵动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少了一挂爆竹,不够喜庆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——”她话急刹住,似“啊”似“嗯”地一声,从喉咙口冲出来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他少爷顽性来了,要在深更半夜点一挂爆竹,刚想劝他不要扰民,却没想到是他在深闺床榻上的情趣,分她的心,蚀她的魂。他这一撞把她的魂魄全撞散了。

    所有声响都被无限放大。沙发脚摩擦地板,有节奏地轻响着。

    此时也有异香,却不是沉香熏就,而是男女情爱所致。

    她双眼无法聚焦,壁灯和红烛交叠出的光圈,一轮轮在眼前放大着。偏过头,遥遥地看着书架右上角的金镶雕漆茶具,忽近忽远,看不分明……她突然嗓子里压不住声响,急急地咬上自己的手背,埋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傅侗文亲她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背过去,动静会小一些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着一层楼板,脚下那间房里躺着七八个大男人。

    没多会,醒一个,再吐两个,万安和培德手忙脚乱伺候着,一个说中文一个是德语,谭庆项是唯一和两人语言相通的清醒人。最后六小姐也加入照顾醉公子们的行列,时不时抱怨着,顺带夸两句自家三哥酒品好。

    这一夜,在洞房花烛和楼下喧闹声中,悄然地揭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奚最后是缩在他臂弯里睡的,床单当被,勉强挡了小半个身子。傅侗文的手指始终轻轻划着她的肩,看她熟睡的脸。窗外雀叫,蝉鸣,电车当当地驶近,又渐渐远离。他微合眸,在眼前的黑暗里,听觉愈发敏感。

    外头有孩子,女孩子,男孩子,大的,小的。

    他的指腹沿着她的锁骨,掠过来,滑回去……

    沈奚脖子酸痛,从不妥的睡姿中醒来,抬头时,嘴唇无意识地挨上他的前胸,鼻端还是挥之不去的香气。她睁眼时,看到的是他的唇角,上扬着。

    他摸到她的下巴,和她无声沟通着,仿佛是问她:醒了。

    她亲他的指腹,仿佛是在答:嗯。

    他捏她的下巴,固定她脸的位置,低头和她接吻,这回倒不带多少浓情深欲,是一种习惯性的亲吻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仍旧在抚摸她的肩,来来回回,不嫌厌烦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?”他停了会,轻声说,“想许多的事,千头万绪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要去见你母亲吗?”她问他。

    他父亲不在了,母亲却还在。结婚这种大事情,连父母都不知会一声已经是不孝了。若是婚后也不正是拜见他母亲,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是要见的,”他说,“等父亲的七七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静了会,他忽然问:“佛家有句话,上报四重恩,听过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在世,要父母生养,要山川水土的养育,要衣食住行依赖他人众生的帮助。这就是父母恩、国土恩和众生恩。第四重是三宝恩,倒是和佛教外的人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他再道:“上报四重恩,父母恩为先。可三哥独独对这一重恩……”

    孰是孰非,又孰对孰错?

    沈奚还在等下文。他已经舒展着手臂,抱她离开沙发,放她到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沈奚脸沉在枕头里,闭着眼,听他在屋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。开门,离开,归来。

    “竖着耳朵不睡觉,偷听到什么了?”他两手撑在她身旁,俯身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我没睡?”她明明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他轻抚她的眉:“你装睡时,眉毛这里不自然,是绷着的。”

    还能这样?沈奚也摸自己的眉毛。

    此时傅侗文已经换了干爽的衬衫和西裤,他把窗内的竹帘卷起,看窗外的市井风景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要去医院了,”沈奚说,“去看侗临,你要去吗?”

    算起来,也不过休息了两日。

    小五爷虽伤情稳定了,也有医生照顾,但她还是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“好,下午带着清和去,”他背靠窗沿,和她隔着几米远,“最多三日,她就要北上了,也该让他们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们到了医院里,沈奚换上医生服,让傅侗文他们等在自己办公室。她也在警惕,不要暴露傅清和的身份,先把病房里的护士和医生都支开。

    最后,病房里剩了她和小五爷,她才卖关子说:“今日给你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小五爷笑着问:“三哥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三哥来了,还有个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?”小五爷摸不透。

    不过前后两日的时间,傅侗文已经让六小姐金蝉脱壳,也为她安排好了未来二十年的生活。寻常人是绝对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沈奚让护士去叫傅侗文,没多会,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她和小五爷同时望过去。病房门口的六小姐,再不是当初穿着裙褂,裹着狐狸皮,在观戏楼上笑着闹着,从银盘子里抓袁大头往楼下扔的富贵小姐了。

    可她看到五哥的一刻,眼里的光芒仍像个激动的小妹妹:“五哥!”

    床上的小五爷,不再是当年军校方才毕业,意气风发的少年军官。戎装换了灰白的病人服,因经历了一场截肢的大型手术,面色泛灰。可他在看见安然无恙的妹妹时,褐色的眼瞳里也满溢了欣慰:“快,清和,快到床边来!”

    六小姐眼皮一动,泪珠儿顺着脸颊滑落,几步跑到床边,没等小五爷握她的双手。她先扑通一声双膝跪下:“当初要不是为了我,五哥不会被送去前线……如今清和安然而归,五哥的腿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算什么,战场上回来的,哪个不带伤?”小五爷急得想去扶六妹,“再说这伤也和你无关的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动。”沈奚制止。

    傅侗文也拉起了六妹:“你也不要跪了,小五的伤口不能动的,你们好好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抹去脸上的泪:“嗯。”

    趁他们三兄妹叙旧,沈奚亲自去食堂买了四人的饭食,让他们聚在一处用午饭。

    傅侗文是个格外谨慎的人,用过饭后,就带傅清和回去了。沈奚留在医院里,安排护士给小五爷做一套详细的检查。她两小时后病房巡回来,顺便从办公室拿了定制假肢的图册,这都是她同学从英法邮寄回来的,她想让傅侗临自己选个样子,先找人试着打造。

    他们选好假肢的样板,小五爷双眸炯炯,对她笑。

    “嫂子,”小五爷故意道,“你们医院结婚是不给休假的吗?”

    沈奚一愣,脸红着笑:“好像是有……我不太了解。”

    她前日离开医院是未婚,今日回来就是结婚的女人了,连她本人都没适应这情况。

    护士推门,说是有电话找沈奚。

    她出了病房,对方惊喜地问说:“沈医生,打电话来的人说,是你的先生。你何时结婚的,竟然我们全院上下没有一个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在昨天,没来得及告诉大家。”

    沈奚没应对经验,在对方连连恭喜里,只会不停点头道谢。

    电话是接到医院值班室的。

    值班室里,年轻的住院医生在和护士闲聊,无线电开的哇啦哇啦响,震得空气都在发颤。沈奚一进去,那个住院医生就识相地关掉无线电,和护士低声道别。空气里全是恋爱的味道,沈奚佯装瞧不懂,拿起听筒,倚靠在窗边,喂了声。

    “等你来,听了许久的曲子。”他的声低低的,像人在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她手捂着听筒,小声说:“你倒是聪明,知道把电话接到值班室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是想到你一个大忙人,不会在办公室里闲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晚上就来接我吗?打电话是有急事?”她问。

    护士翻着报纸,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变化,和你提前打个招呼,”他说,“翰家老二已经把火车安排了,黄昏时走,我要先去送清和,赶不及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也太急了。

    “碰巧有车北上,”他说,“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替我和向六妹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静悄悄的,没人先挂电话。“你忙去吧。”她不得不催促。

    小护士在,她也不好说别的。

    电话线路里的杂音,伴着他的一声笑,传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忙去了,”她轻声说,“这是值班室的电话,不好一直占着线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挂断电话,身旁的万安已经给六小姐整理好皮箱子。

    六小姐为掩人耳目,换回婢女的衣裳,由下人们拿走皮箱后,跟傅侗文上了他的轿车。到车站,是日落西斜,残阳如血。

    因为要运送金条,翰二爷包了两节火车去南京。他今天早晨酒刚醒,忙活一日下来,人憔悴得不行。他摘了眼镜,对傅侗文抱怨:“昨夜里不该喝多,头疼得紧。”

    他嘱人把六小姐行李搬到车厢里:“你们兄妹俩再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闲杂人等避开,留傅家两兄妹在站台上告别。

    “三哥也没什么多余的嘱咐,你大了,要学会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心中像装着事情,犹犹豫豫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要说的?”傅侗文看出她是满腹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有一件事,”六小姐在犹豫,要不要讲,“我这两天见到三哥都想说,可又怕不是真的,怕影响你们那一房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事,你只管说,三哥自会去求证真假。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病逝前说,”她抬眼,看他,“我哥哥当初被人绑走……就是大哥做的。”

    能被六小姐直接称为“哥哥”的人,只有早已离世的傅侗汌。

    傅侗文顿住了,停了好一会也没下文。

    六小姐一鼓作气地说:“哥哥自尽后,有几年父亲很宠爱我母亲,也是在那段日子母亲在发现了这件事,但苦于找不到线索,也无人可说。后来她病重,想在临死前向父亲问个明白,”六小姐声音微微颤抖着,“她说父亲当时很是震怒,却也在心虚,父亲说那是意外,他让我母亲不要为一个死了的儿子,害了还活着的人。母亲说,她和父亲做了三十年夫妻,不会看错,也不会听错,父亲是已经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哽着声:“三哥,我不是要你为我们这一房讨什么公道。母亲和哥哥早不在了,公道讨回来能有什么用?我是想要你能提防大哥,不要像我哥哥那样枉死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傅侗文和傅家大爷终究是一母所生,打断骨头连着筋,不会真的反目成仇。傅清和犹豫到此时,也是顾虑这一点。可她更怕傅大爷没人性,会害了傅侗文,还是在临行前,把母亲的遗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侗文,要走了。”翰二爷在车窗里说。

    六小姐看他不说话,难以安心。

    “三哥听到了。”傅侗文说。

    六小姐两手握他的右手,泪眼模糊,舍不得上车。乱世离别,每一次都可能是永别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六小姐被两个男人扶着,登上火车。

    汽笛鸣笛,车缓缓驶离。车轮与轨道接口撞击的巨响,震动着大地。

    橘红的日光照着车身,照着站台,也落在了傅侗文的脸上、肩上。他的五官在这层光里油然立体了,眼底的情绪沉寂着,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……

    侗汌,你终究还是借你母亲和妹妹的口,告诉三哥真相了吗?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