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23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勿忘三途苦(3)

 傅大爷撞到拐角的栏杆,匍匐在楼梯角落里。楼上一个姨太太有经验,尖叫着指挥下人们用包房里的棉被,团团裹住那团人形火影。很快,灭了火。

    楼下的小厮们被叫上去,连毯子带人抬到一楼,棉被打开,刺鼻的烧灼味道让人心生恐惧。小年轻们都离得远远的,年纪长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外头乱着套,只有傅侗文留在门外的七个男人纹丝不动,静观着所有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楼下人喊着说“还有气,快送医院”,老夫人撑着的一口气终于呼出来,泪流满面地回头,望着另一个倚靠在椅子旁的小儿子,失了魂。

    沈奚跪在傅侗文身边,药片洒了一地,她观察着他的状态,头脑清醒,眼泪却止不住地掉。这个玻璃瓶是她喝药的小瓶子,不适合装药片,可傅侗文讨去后非要装他自己的心脏药。她明明警告过他,这瓶子口径大,稍有不慎就要倒出许多。可他偏不听。

    “你放松……”她帮他下枪。

    傅侗文因为搏斗,握枪太紧,又因为心绞痛,用力过度,枪像黏在了他的手上。沈奚等他缓过两口气,才慢慢地把他的一根根手指轻扳开,拿出枪。

    刚刚她想夺枪,傅侗文没给她。那刻起,她就猜到这把枪是空的。

    既然枪是空的,那他一定安排了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:“下回你要做什么,也要算好自己的病。”她轻声道。

    傅侗文倚靠在太师椅下,牵动唇角,虚弱地笑着说:“三哥这身子……是负累。”

    枪确实是空的,就是要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今日能进徐园的,全被傅侗文的人下了枪和刀,包括傅大爷。他明知傅大爷的性情是宁肯鱼死网破,也绝不会低头的,怎会给他自尽的机会?况且他傅侗文还留着一点人性和孝心,并不想让母亲看到大儿子血溅当场,要大哥偿命,也要今日之后。

    刚刚拿枪,也不过是画一个死局,让母亲看清楚,自己绝不会放过大哥……

    傅侗文安排好了所有,独独没算到苏磬会在,也没算到她会顾念十几岁的旧情。

    刚刚只差一步,他就要喊人进来,苏磬却动了手。她一动手,傅侗文反而不能喊人了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百来双眼睛都瞧着。

    苏磬是个风尘出身的妾,她敢对傅家长子动手,只有死路一条。幸好,现在屋里都是自己人看到了。只要他和二哥咬定和苏磬无关,老夫人受了刺激,说的话也不会有人愿意信。

    傅侗文望了一眼转醒的苏磬。

    今夜大哥就算能被救活,也只好苟延残喘,挨着日夜煎熬,挣扎着等死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冥冥中的天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乱动。”沈奚叮嘱着他。

    她到傅二爷身边,让傅二爷放平苏磬,给苏磬检查着外伤,除了被烫伤的双手,都是轻伤。苏磬的衣裳被火烧过,破烂焦黑,却运气好到没伤到皮肤头发。此刻,苏磬的魂魄像也随着方才那一斗离了躯壳,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屋内的一个角落。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,这里交给你。”傅二爷低声道。

    沈奚颔首。

    傅二爷摸摸苏磬的脸,起身,出门。

    木门被傅侗文的人关上。

    “老二啊?”门外有老人声音问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二爷的声音回说:“是个意外,方才老大性子急了,教训我们两个弟弟时,踢翻了火炉子。您看在今天这日子口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傅二爷的叹息,交谈声渐远了。

    二爷是信佛的,不打妄语,但在今夜扯了弥天的大谎,也是为保全苏磬的性命。他到楼下亲自查看大哥,是还能喘气,但皮焦、面容模糊,早不是个人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他在慌乱的弟弟们面前,故作冷静地吩咐下人把傅大爷送去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戏也不必唱了,名角都去卸了妆。

    聚在这里的傅家亲戚都是傅侗文安排轿车和黄包车一辆辆送来的,要等着傅二爷安排车送回公馆。二爷监看着戏池子,“侗善”、“侗善”,四面八方在叫他。名角惶恐,想和他攀谈;近亲担忧楼上老夫人,想和他细聊;远亲惧怕,想询问何时能离开。

    傅二爷八面玲珑,方面都照顾周到。傅二爷的小厮也喊喊叫叫的,平日里二房最静,今日里难得威风气一回,对余下的小厮、丫鬟是发号施令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对了,给那几个角的赏银要送到,免得他们因怨,生出口舌是非来。”

    傅二爷交代完,撩长袍,上楼。

    傅二爷突逢今夜变故,心中惘然。

    苏磬哪里来的勇气,给了大哥致命一击?她喊的那句话,傅二爷没听清,但他知道在胭脂巷时,傅侗文对苏磬很是照顾,却没料到苏磬竟会是个知恩图报的人……

    傅二爷敛了心思,站定在包房外。

    楼上楼下都静了,傅侗文的人在守着这里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给傅二爷推开半扇门。

    此时屋内,苏磬正倚在太师椅里,老夫人已被扶上烟榻。傅侗文心痛缓和了,站在太师椅旁和沈奚低声交谈着,他瞧见傅二爷,轻声道:“二哥,今夜要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傅二爷摇头,苦笑着,又是那句口头禅:“自家兄弟,不必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苏磬伤在手,还有这两日你不要让她情绪受到刺激,”沈奚道,“毕竟头部受过重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沈奚再道:“手要快送去医治,西医中医都好,头部的话,明日带来医院找我。”

    傅二爷应了,要扶苏磬。

    他的手刚触碰到苏磬的手腕,苏磬像突然从噩梦里惊醒了一般,骤然落泪,哭着攀上傅二爷的肩,呜咽着把哭声都埋在傅二爷的肩头。

    烟榻上的老夫人受了苏磬哭声的刺激,也挣扎着攀住矮桌:“我要和你好好清算……”

    傅二爷搂着苏磬,对傅侗文点头后,带苏磬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傅二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泪眼模糊,大喊着,毫无作用,她只能发泄地反反复复地用拳头捶打着烟榻,她知道,没法子了,再没法子管住谁了。

    很快,里外只剩下傅侗文的人,连伺候老夫人的丫鬟也是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候在门口,随时等傅侗文吩咐。

    在窗外的大雨声里,在静得骇人的戏园包房里,在昏暗的壁灯和燃烧着的香炉旁,在一缕缕白烟之中,傅侗文母亲披散着白发,在有节奏地一下下捶着烟榻,像在讨债的凶神恶煞……这画面,太过阴森可怖。

    沉闷的锤击,让沈奚也觉心口闷。

    她悄然握住傅侗文的手,视线轻移到门外,暗示傅侗文,要先让他母亲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把老夫人送出去。”他吩咐。

    丫鬟们低着头,快步走入。

    “娘有话要说……侗文!”老夫人攀着烟榻的小矮桌,赤红的眼盯着傅侗文。

    老夫人喘着粗气,一双三寸小脚未穿鞋,裹着白袜踩到地面上,想躲开丫鬟。两个丫鬟围住她,把矮小的老夫人腾空架起,出了门。

    三人的黑色影子交叠着,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随远去,影子越拉越长。

    老夫人在被抬出门的刹那,嚎哭着,抱住门:“侗文!娘知道!你心里还有一个广州沈家!那不是你大哥做的!是你父亲做的——”

    耳坠子敲打着老夫人的脸和木门,翠绿光影在远处,晃个不休,撞个不休。

    丫鬟们暗中用了力气,抬走傅老太。

    “侗文!你听娘说!留你大哥一条命!不要把所有都算在他身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听错了,一定是听错了……

    广州沈家?她在说广州沈家?天下有几个沈家,广州又有几个沈家?!

    偌大的戏楼里回荡着凄厉的哭喊。

    老夫人还在为傅大爷辩白,在门外、楼梯口、楼梯下……甚至是一楼喊着傅侗文的名字,在说着广州沈家的灭门血案。

    字字句句,远远近近,在天边,在耳旁。

    沈奚的心扑通扑通狂跳,震得她眼前景象乱颤。

    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而上,汹涌地冲击着大脑。她的脸在一霎那涨得通红,茫然无助地在找着能聚焦的地方,全是盲白。

    “侗文?侗文?”她在找傅侗文的脸,明明在身边,握着手的男人,可连他的脸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视线的盲白里有暗红色的光影,是壁灯,灯都看得清,却辨不清傅侗文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侗文你告诉我……”沈奚反复地叫他的名字,“侗文……”

    你告诉我真相,真相是什么?

    她眼前的所有景象都转为白色,是他衬衫的白色。

    傅侗文双臂抱紧她,压抑着声音说:“我告诉你,一字不差都告诉你!不要听她说,听我说!”

    他想把老夫人和全部的世界都隔绝在外,可再没有办法。他抱着沈奚,唯恐她冲动做什么傻事,用了十分的力气。

    这是承认了?他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谎……

    沈奚骤然失了力气,软着身子瘫倒在傅侗文怀里,他越抱紧,她越像浮萍的叶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是沈家最幸运的一个人,活下来了,遇到傅侗文。她以为她应该珍惜重来的一次生命,她以为在大烟馆里,她亲眼看着诬告沈家的那个恶人死了。老天厚待自己,家仇得报,重新开始,留洋,学医,救人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她像父母,像几个哥哥,尤其是二哥一样在帮助别人。沈家虽然没了,可是她还在,她在替沈家活着。可这些都是她给自己的心理暗示。沈家是不能碰的回忆,父母兄弟一夕间身首异处,沈家的一张张脸,她还全记得。

    沈家,傅家。

    她以为傅家是恩人,可现在,颠覆了全部的认知。

    傅侗文母亲哭喊的每个字都在说,傅侗文的父亲害沈家灭门……

    傅侗文横抱起她,放到烟榻上,他心也是乱的,想把矮桌挪走,一掌按到了未点燃的烟灯上,刺痛了手。他没吭半声,也没停顿,把矮桌推去一旁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要瞒一辈子,父亲和大哥的事情过去,就是真相大白的时机。他也没奢望过能有圆满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沈奚拽他的衬衫衣袖,落水的人,只有他这一块浮木。

    傅侗文看她满脸的泪,眼底也有着滚烫的水意,他两手捧着她的脸,用忏悔的目光在恳求她:“是傅家对不起沈家,宛央,我不求你能大度到什么程度。求你能把我的话听完,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的泪水冲下来,沈奚目光空洞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没了情意绵绵,他看不到她的心。他怕自己情绪太起伏,再犯了心病不怕死,只怕不能把话说完,留了遗憾。

    傅侗文微微换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短短的沉默后,艰涩地开口,为她,也为自己揭开这段回忆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亲是旧相识,是故交,也是忘年好友,”他低声道,“那年我从英国回国,在游轮上遇到了你的父亲,沈大人,当然那时他已经辞官从商了。”

    沈家,从沈奚祖父那辈,就奔走在禁烟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可惜,一场虎门销烟并不能挽救那个已经腐坏的清王朝。沈奚父亲为官时,同僚皆为瘾君子,烟土已经成了往来交际,官场应酬的必需品。沈父愤慨下,辞官从商。

    广州是最早的贸易经商口岸,十三行里商铺林立,是财富累积最佳时期,沈家很快做大,虽不及潘、伍、卢、叶四大家的财产,但也是在广州本地,跺一跺脚能影响内外城的富贵家族。可沈奚的父亲志向并不在此。

    “我出国前支持维新派,回国后时也是,维新派虽然想要改变中国,但还是要维护当时的新政府,可你的父亲当时已经是革命派,他要的是完全推翻清政府,”那个年代心怀理想的人,都有着各自的救国想法,“我和你父亲政见不同,却也彼此欣赏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甚至为了和沈父继续对于□□的争吵,提前在广州下船,在广州买了栋房子,留了足足一个月。两个固执的人,一个是年近五十的广州富商,一个是二十一岁的留洋贵公子,谁都无法说服谁,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但其实那时,傅侗文已经有所动摇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幼生长在北京城,是王孙贵胄,世家公子,不像沈父一样生长在最早对外开放的地方。让他走上推翻清政府的道路,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经历。

    “光绪二十九年,你父亲突然来京,约我见面。他交给我了一个名单,上边有三百七十七个人,他希望我能帮助这些人避难,送出国去,这是跟着他做革命的兄弟姐妹,”傅侗文像回到那日,声音很低,低得怕有恶人偷听一般,“他说,他即将要死了,是自己揭发自己的,他要让那些查革命党的清朝官员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给这些人争取逃走的时间。当时你的父亲无人可以信,只想到我,他认为我一定会帮他。”

    沈奚的心脏沉重地跳动着。父亲是话很少的人,只是在对着母亲时才像个小孩子,说个不停,讲新鲜的事,讲好笑的事。她那时小,并不知何为革命。可估计哪怕她成年了,父亲也不会把这种机密的事情告诉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问他,是否上边有沈家子弟,我可以一起安排。他说没有。我很奇怪,难道沈家子弟都没有参与吗?你父亲告诉我,有十几个参与了,有你的亲哥哥,堂哥,表哥……”傅侗文的声音开始不稳,哪怕过了许多年,他回忆到这里还是无法平静,“你父亲说,沈家的这些不会逃,一逃会有风声,因为沈家……家大业大。”

    沈奚嘴唇微微动了一下,费力呼吸着,每一口都是浑浊的。

    像是把香炉里的烟都吸入了肺腑,胸口闷痛。

    “随后,”他停顿了好一会儿,接着道,“我以做生意的途径,把这些人分散送到越南、日本,甚至更远的欧洲。你父亲和沈家子弟也下了大牢。那时,我父亲和大哥负责此案,本不至满门抄斩,可因为要邀功,还可以查抄沈家……”

    沈家的财富惊人,查抄下来,当年富了无数的当地官员。最后都是金条换烟土,沈家的人和财富都在吞云吐雾间,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光绪三十年正月,沈家三百七十一颗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同一年,傅侗文送走了三百七十七个革命青年。当时的他明知父兄害沈家家破人亡,却不能插手管广州的事情,因为老友交托的事,他要万无一失做好。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