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33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浩浩旧山河(3)

 他们从医院归家,略作休憩,下午四点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里,在公事房的男人们未归家,孩子们也未放学,只有女人们趁着阳光好,把家里的被褥、枕头,还有储藏的糙米、西洋饼干,一一摆在阳光下晒着。

    弄堂里静悄悄的,祝太太正拿着一块抹布,擦着小饭馆的白漆拉门。她见七八个男人搬了一箱箱行李出去,张望了两眼,发现是沈奚和傅侗文。

    “沈小……傅太太,”祝太太迎上来,“这是真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要北上了。”她答。

    “我先生前几日还在说,要请两位到小饭馆里坐坐,我和他说傅先生是大人物,是商界要员,怎么瞧得上我们这个小门脸。可你们这一走……我要后悔了,应该要请你们来坐的。”

    祝太太回身,指了指门内:“总要回来看的,对不对?回来了,我给你们炒两样小菜吃吃,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总有机会再来的,祝你生意兴隆。”

    “小门脸,谈不上生意,傅先生日后才要生意兴隆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对这对姓祝的夫妇并不了解,全部好感都源自于沈奚的语言描述。但难见的两回,对方都善待沈奚,自然有感谢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趁沈奚和对方道别时,唤万安到身旁,吩咐了两句。万安立刻从怀里摸出常备着的红纸包,交给傅侗文。

    “迟来的开张大吉礼。”傅侗文笑着递给祝太太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”祝太太推辞着,手里的湿抹布没留神扫到了傅侗文的手,她因为这意外的失礼,窘意更浓了,“使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做生意的,讨个吉利而已。”傅侗文笑道。

    祝太太再没理由推拒,只好收了。

    六辆汽车等在弄堂口,他们等着行李搬运妥当,分开两拨,坐了前头两辆汽车。

    沈奚坐到汽车里,还在想着那个红纸包:“万安怎么还会备着这东西?”

    小五爷在前座里,回头反问:“嫂子没见过吗?三哥过去在北京,可是有名的散财神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“嫂子总还记得过年听戏时,三哥往楼下撒钱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倒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两手抄在长裤口袋里,在大红灯笼下倚着柱子,笑看着妹妹们将一捧捧银元撒到戏台上、泥土地里。明明做着荒唐事,偏不让人心生厌烦。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”让人难忘,尤其是辜家那位小姐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傅侗文突然说,“不要在你嫂子面前揭我的短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短处?”小五爷抗议。

    “你嫂子都说‘难怪’了,后半句就是要吃醋,”傅侗文道,“不信你问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自然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说……难怪,傅三爷能交到那么多朋友,阔绰又慷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傅侗文单单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沈奚郁郁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小五爷后知后觉,嗅出后排座椅的不对劲,识相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三爷,可以走了。”司机从后视镜里确认着后五辆车的情况。

    傅侗文摸出怀表,微型钟摆在他的掌心里,“哒哒、哒哒”地轻响着。两只翠色孔雀左右环抱着瓷白表盘,时针指在四点十五分的地方。

    火车七点到站,时间尚早。

    傅侗文把怀表收妥当,吩咐说:“先去黄浦公园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见什么人吗?”沈奚不解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谁都不见,带小五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看傅侗文坚持,没再多问,把自己围着的狐狸尾取下,盖在了两人的膝盖上。轿车里不比公寓,有炭火盆取暖,她怕他吃不消。

    他们这辆车是头车,领着后边的五辆汽车,向北往外滩去。

    沈奚平日忙于医院的事,不热衷于消遣娱乐,没去过上海的公共花园,对黄浦公园仅有的印象也是在两年前。她从汇中饭店房间里,远观过外滩沿岸。

    这个公园是沿江而建的,有灌木丛和乔木,供人休憩的长椅,铜铸雕像的喷水池,全是西洋式的设计。当时饭店的服务生还给她讲,公园里还有纪念外国将军的石碑,是当年清政府为谄媚洋人而建的。

    她当时并没对那里产生兴趣,也没多留意。而今细想,也不觉得那里的景色有何特别,值得在离开上海前特地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车缓缓停靠在路旁。到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就不陪你下去了,”傅侗文对前排的人说,“你去大门口,找到公园的告示牌,仔细看看。”他明显在卖关子。

    小五爷自幼和傅侗文要好,知道傅侗文的性子,料定三哥是在和他打哑谜。于是带着十二分的兴致,独自下了车。他右手习惯性地按着大腿,在手杖的辅助下,走得稳健,并不在意偶尔回望的路人。

    沈奚撩开车窗内的白纱,看小五爷的背影,发现他在找着公告牌,忽然被守门人拦住了。两人在交谈着,小五爷很快出现了不悦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侗文未答。

    小五爷那里似乎说服了对方,他伫立在铁门前,在看着公示牌。沈奚在等。

    有一对东南亚华侨夫妇经过他身后,身材娇小的少妇领着个橄榄色皮肤的小女孩。小孩好奇心重,看小五爷站在铁门前,也就噔噔噔跑去他身后,张望着。

    傅侗临突然掉转头,险些撞到小孩子,他致歉一点头,仓促而归。

    再上车的男人,没了下车时的兴致,将手杖横在身前,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?”傅侗文问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他答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沈奚一头雾水,忍不住地问:“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”她问小五爷,“你三哥喜欢卖关子,还是你说吧,是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thegardensarereservedfortheforeignmunity”小五爷低声道,“告示牌的第一句。”

    竟然……沈奚默然。

    公园仅对洋人开放。这就是傅侗文要他看的。

    他自幼生长于傅家,在北京也是有头有脸的小公子,哪怕后来在军校,都有世家子弟的待遇。后来战场上,他面对的都是中国人的内斗,是北洋政府和革命派的斗争。

    他没去过租界,没留洋的经历,也没机会和洋人打交道,八国联军入京时,他尚未出生,签订“二十一条”卖国条约时,他也会跟着军校同学们高喊“丧权辱国”……可对租界、对洋人的认知也只到这里。浮于表面。

    刚刚,他被拦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,在一个不收费的公共花园大门口,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到上海后,去过三个公园,黄浦公园、虹口公园和中山公园,每一个公共花园的大门外都会挂着一块相似的公示牌。这就是现在的上海,”傅侗文平静地看着黄浦公园的大门,“这样好的景致,是不能错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小五爷想说,他懂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傅侗文的眼风从公园大门滑过去,微笑着说,“去火车站。”

    汽车不再逗留,驶向火车站。

    她在寂寂中,把手伸到狐狸毛皮下。傅侗文无声地把她的手捉了,揉搓着,给她取暖。

    沈奚悄悄和他对视,见他眼中有笑,才算是安了心。

    给小五爷上课不要紧,最怕是影响他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车到火车站,天全黑了。

    站外的天灰尘蒙蒙的。

    汽车司机和男人们把行李箱卸下,大家在商量着如何分工抬进去。

    在过去,傅侗文凡出远门,都会全程包租火车。包火车的好处多多,其中一样就是汽车可以直接驶入车站,把行李卸在站台上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行程是临时定的,他们来不及包租火车,只买了半车厢的头等票,不论搬运行李还是候车都和寻常旅客没差别。换而言之,只能自己一箱箱搬。

    大伙正打算分两批搬,傅侗文忽然提起一个皮箱子:“除了小五,余下人分一分行李,一起带上站台。”

    沈奚当即提了自己装书的皮箱子,响应了他。

    “三爷,”万安追着要抢行李,“您这身子骨,还是当心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三爷昔日留洋,带了三箱行李,还不都是自己搬运的?”傅侗文别过头,问落后自己半步的沈奚,“少奶奶也一样,都是吃过留洋苦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三爷没骗你,”沈奚笑着挽住傅侗文的手臂,对万安说,“你不要以为留洋的人都是享福去了,全是要吃苦的。”

    万安再要拦,两个人早走入车站。

    六点时,最后一班到上海的车次也结束了,早没了出站旅客。所以此刻,无论是挑箩挟筐的,扶老携幼的,还是提着行李箱的年轻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去,全在进站。沈奚和傅侗文顺着人群向前走,像在被潮水推着,上了站台。

    他们人多、行李也多,聚在一起,大小十六个皮箱子竟堆成了一座小山丘。

    车站站头每隔十米的木桩子上悬着一盏电灯,在黑夜里,将行李堆照出了一团黑影,更为醒目。也因为这堆皮箱子,迟到的周礼巡轻易就找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跑得急,额头冒了汗,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,扇着风说:“险些没赶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火车的车头灯已经照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他笑,傅侗文也笑,谭庆项也笑。

    “来,上车。”在旅客们蜂拥登车的声浪里,傅侗文揽住沈奚,登车。

    他们是最先登车的一批人,挑选座位的余地大,沈奚环顾四周,最后挑了靠近车头的沙发。这是四人的座位,由四只单人皮沙发围拢着小矮桌。

    矮桌用白桌布罩着,上面摆着杏红色的玻璃瓶,在车驶离时,才有人来给一支支玻璃瓶插了两朵假花。

    沈奚在翻看着餐单。

    小五爷坐在她对面,上车以后就瞅着车窗,起先是看站台,后来是看路边街道,再往后,除了大片浓郁的黑,窗外再没能看的风景了。他才悠悠地摸出一个小纸袋,拆了封口。

    纸袋上贴着红字条,毛笔写着“陈皮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吃吗?”小五爷递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何时买的?”她奇怪。按道理说,他该没时间去买。

    “一个护士送的,小姑娘,”小五爷答说,“三哥在我病房里,也被送了一包。”

    护士?

    “是不是学生气重,文静模样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医院里的护士都爱说笑,就这个安静,”小五爷吃着盐津的陈皮,评价说,“她说,她有个哥哥是当兵的,见到我就觉得亲切。”

    真是容易骗的傻小子。

    沈奚瞥了眼傅侗文。

    傅侗文自然猜到她的想法,可偏装着不懂,也摸出了一包陈皮:“小五不说,我倒是忘了。你瞧着我做什么?”他笑,把未拆封的陈皮搁到矮桌上,“想吃,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吃,让小五慢慢解馋吧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一笑,把下颏往车门偏了一偏,自己先起身去了。

    做什么?沈奚也离席。

    她推开车厢拉门,傅侗文倚在那,望着他笑。

    沈奚反手,关了门。

    “人家送小五一包陈皮,你都要迁怒我?”他揭穿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迁怒……就觉得你厚脸皮,”沈奚为小护士抱不平,“人家买了两包,肯定都是给小五的,你抢走一包,是不是故意捣乱?”

    他有板有眼地分析:“要不是我先拿了,小五是不会收人东西的。三哥是在做好人,只是落在你眼里,倒成了捉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叹:“好好的一对恩爱夫妻,为旁人的一纸袋陈皮互相猜忌……”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笑道:“果然是天下太平了,我也学会和人说闲话了。”

    沈奚刚要还嘴。

    一等车厢的门被拉开,是端着饮料的服务生。她没料到有一对男女旅客在这里幽会,先是一怔,旋即推开头等车厢的门,又被保护傅侗文的两个男人吓得不轻……

    傅侗文致歉一笑,拉起沈奚的手,竟不是回去,而是进了一等车厢。

    沈奚不晓得他要去哪,穿着高跟鞋的一双脚,急促不稳地向前走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看风景。”他回她。

    他们在前,四个男人跟在后头,从一等车厢,到了二等车厢,走道越来越窄,两旁不再是沙发雅座,也不再是联排座椅,而是扁担、棉被床单捆扎成的包袱和拥挤的旅客。

    傅侗文没想到后面的车厢会有这么多的人,他把沈奚拉到身前,搂在怀里,一步一挪地往车尾去。这节车厢离烧煤的火车头最远,没有供热,可因为人多,反倒比前面的车厢要暖和。车尾倚着一圈车厢墙壁,坐靠着六七个烟鬼,满身都是大烟的焦香混杂着汗腥气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存在,妇人孩子都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沈奚经过,也被熏得够呛,胃里翻腾起开。幸好,他推开了车尾的玻璃门。在呼啸而来的冷风里,傅侗文敞开大衣,包裹住沈奚,走出去。

    车尾的平台里,有个中年男人裹着棉衣,提着信号灯,手臂下夹着个信号旗,正预备进车厢避风。猛见一对璧人迎风而出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室外接近零下温度,冷得要命。四周又黑,噪音惊人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都不该是幽会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对方还是识相地避让了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风混着雨,落到鞋前,雨势不大,足够淋湿两人的鞋。可他的血液和体温都在升高,以他现在的心境,辽远夜空,苍茫雨幕,狂风下的旷野,全是让人沉醉的风景。

    沈奚不用回头,就知道他是高兴的。她不用猜,也知道是为了巴黎之行。

    “冷不冷?”他大声问她。

    火车行驶的噪音惊人,就算面对着面,也要大声说话才能听清彼此。

    她回过身,搂着他的腰,抬高声音说:“你不能吹风,最多两分钟,两分钟后必须进去!”

    “只有两分钟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沈奚被风吹的脸疼,“两分钟!”

    他笑,难见的眉眼舒展。

    在沈奚还要讲道理的前一刻,他突然对着不断后退的铁轨和旷野,高声喊:“宛央——沈宛央——”

    风在耳边呜呜地吹,这是傅侗文难得的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她的心狂跳着,被他低下头,毫无征兆地吞掉了呼吸。她在这狂风里,在火车碾压铁轨的轰隆巨响里,产生了脚下踩空的幻觉……不由抱紧他,攀着他的脖子。全身的暖意都被狂风吹散了,只有两人唇齿相依的地方,有着灼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他吻她,竭尽所能。她被他吻,如坠深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他笑着,嘴唇贴在她耳边,不依不饶地问,“你看看三哥的怀表,到了吗?”

    傅侗文没等她掏,自己先掏出来。啪嗒一声,揿开表盖。

    沈奚只看到表盘上一对孔雀从眼前闪过,连指针都没看清,就看到他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灯,三哥看不清。”他又说。

    沈奚被气笑,踮起脚,在他耳边说:“你是不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猜对了,”他低声笑着,得了逞似的,又来亲她,“三哥就是不想看。”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