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33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浩浩旧山河(4)

 沈奚的手冰冰凉,被他抓到手里,下意识反应是抽回去:“我手凉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更凉,你试试?”他攥她的两手。

    两人四只手,全被浸过冰碴水似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胡闹惯了,”他往她掌心呵热气,“外科医生的手可不能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像感觉到那股温热的痒,可其实她手冻僵了。

    趁他在内疚,把他骗回到车厢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“进去了?”沈奚压低声音,求饶,“我冻得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望着她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小聪明,尤其是全为你着想的小心计,实在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守在门里的四位男士也是忧心傅侗文的身子,一见沈奚掉头,没等她伸手,车厢门就被他们拉开,簇拥着淋湿的两人往回走。

    从烟鬼聚集、空气混浊的车厢,到鼾声不绝、小孩子串来串去的车厢,傅侗文都在给她擦着头发上的水。等回到他们的车厢,他手里的白色亚麻手帕湿透了。

    万安早要了热水,给两人绞了热烫的毛巾。

    头等厢有更衣室,沈奚和傅侗文换了干爽的衣裳,万安再一人递一杯热茶,开始絮叨:“爷,我说你是有些日子没发烧了,忘记自己的病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傅侗文接茶杯。

    “烫,您可要慢点儿喝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吹了吹浮叶。

    “这去巴黎,可是山遥水远的,爷你要是每日来上一出,我可伺候不了您了。要不然您把我扔在北京吧,你们北上,我留守。我受不了,我也心脏不好,我看你糟蹋自己的身子就心窄,喘不上气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傅侗文忍着笑,“你这孩子,是二十岁不到的身,八十岁的心,我也受不了你。按你说的,留你在北京。”

    万安被噎住,眼瞅着脸涨红了。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吓唬孩子,”谭庆项叹气,“瞧万安这小脸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白,是红。”培德认真纠正。

    大家笑。

    沈奚比了着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小五爷习惯了医院的健康作息,这时辰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。他的头,在一顿顿地向左滑。沈奚把羊毛毯盖到他身上,低声对万安说:“你帮五爷把假肢摘了,睡时不好绑的,明日会淤血。”

    万安钻到羊毛毯下,解小五爷的腰带,褪下长裤,看着复杂绑扎的皮绳,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奚给万安做示范,中途里,小五爷突然醒过来,迷糊看到自己的长裤被褪到膝盖以下,吓了一跳。沈奚按住他:“好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给他掩好腰以下。

    “嫂子怎么亲自动手了……”小五爷哑声道,“该叫醒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害羞什么?”傅侗文啜了一口茶,“你嫂子首先是个医生,还是你的主诊医生,其后才是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小五爷讷讷着,羞又窘,只好选择继续睡。

    到后半夜,只剩火车行驶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奚睡得不沉,醒来后,从火车车窗里看到自己的影子,还有同样醒着的傅侗文。

    “你没睡?还是刚醒?”她凑到他肩旁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你一醒,我也就醒了。在一起太久,在这方面是相通的。”他答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多久,倒好像认识了半辈子。

    也许,是加上了沈家和他的渊源吧。

    沈奚挪动双腿,稍作活动,瞧见杏红色花瓶旁的两个小纸袋子,想到了傅侗文直白要求小五爷联姻的事:“你心肠太硬了,自己弟弟也要逼着去联姻。”

    “央央是心肠太软了。”他笑。

    或许吧。

    他接着道:“寻常人家的孩子丢了一条腿,连糊口的差事都难找。我们小五丢了一条腿,却还能去法国,去做外交事业,已经很幸运了,”傅侗文轻声道,“我们的国家处于弱势,外交更是艰辛。当初辜幼薇回来找我,也不止是为我的人,她也看中了我积攒的人脉。”

    他停了会儿,又道:“三哥是讨打了,又和你说辜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器量没那么小,你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。”他低声笑,“总之,这世上没有白来的好处,我能给他铺路,但不能扶着他走到最后,还是要靠他自己。你且先睡一会,这些话可以在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倒也是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漫漫长途,也只有闲谈能打发时间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北京政府和南方政府共同派代表出席,主导成员五个,外交总长陆征祥,第二席位是南方代表王正廷,第三席位驻美公使顾维钧,余下是驻英公使施肇基和驻比公使魏宸组。”周礼巡在到京后,获取了进一步的消息。

    五个代表,和五十多人的代表团,这是前往巴黎的外交团。

    对巴黎的和平会议,不管是北洋政府,还是孙中山政府都选择了一同携手,面对国际。

    到北京后的几日,傅侗文也周旋于各国公使之中,在争取获得更多的支持,忙得几乎不见人影。离开北京那日,他匆匆而归,把随行人员精简,不带任何随从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跟外交总长的火车同去,人越少越好。”傅侗文解释。

    “哪怕不带万安,我和沈奚也能照顾你。”谭庆项说。

    “不,不,要带我,”万安反驳,“我是保少爷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收拾吧,下午的火车可耽误不得,”谭庆项笑着安抚,“你只当把自己的机会让给了培德,算谭先生欠你一回人情。”

    万安郁闷,但也没法子。众人各司其职,相继散去。

    在上个月,傅大爷重伤不治,死在了上海的医院里。大儿子一死,老夫人不愿再回北京,独居在上海的旧公馆里,不准许傅侗文去探望。

    傅家大房算是散了。在外人眼中,不过是同室操戈,是“一尺布尚可缝,一斗粟尚可舂,兄弟二人不相容”的又一次应验。

    至于傅家的老宅,原本是在傅侗文名下,在徐园之后,傅侗文想将宅子赠与二爷,被二爷婉拒了。他约莫能猜到二爷的心境。傅家曾在北京城叱咤一时,风头无两,如今分崩离析,再住这里也不是滋味,出来进去的让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对傅侗文而言,闲言碎语都是无碍的,影响不了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这宅子,这院子,有太多过去了。他也不想留。

    比方说,侗汌自尽的这间书房。

    他目之所及都是木箱子,是这几日沈奚带下人们一起收拾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奚听他有意要卖宅院,就趁着空闲,把他的东西都一点点理出来的,每个箱子上粘着一张字条,分门别类,按书籍、信笺、古玩和杂物来分。

    他把一只手臂横搁在书架的隔板上,左手握着一封信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帘子被掀开。

    风卷起炭火盆里的灰,夹带着火星,做了个小风旋儿。随即隐没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,还很大,”沈奚问,“是不是要早点动身?”

    她注意到他手里的信。

    傅侗文微笑着对她招手,待她近前,将信纸摺好:“猜猜这是谁的信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和你信笺往来的人很多,我如何猜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顾义仁。”

    是他?

    难怪方才一进屋,他就在出神,像在琢磨什么。她想看,又怕顾义仁写了不好的东西,她再当着傅侗文的面前回顾一番,岂不是雪上加霜?

    沈奚犹豫着,傅侗文已经把信递到她眼前,低声说:“他并不知我在上海的地址,所以这封信还是直接寄到了老宅,和过去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她看了。

    沈奚接信纸,慢慢打开。空的。

    她惊讶地上下查看着信纸,又翻过来看:“什么都没写?”

    她还想去找信封。

    “对,”他笑说,“不必找信封,上面没多余的东西,和过去他留洋时寄回来的信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沈奚看他笑容不假,手指沿着信纸的褶子,一下下地捋着,品味他那句“没什么两样”。她给傅侗文收拾这些往来信笺,自然见过顾义仁的那一摞。倘若是和留洋时一样,那就是说,在信封上,顾义仁是写了“三爷亲启”。

    这是寻常称呼,可也是敬称。

    沈奚再次打开空白的信纸,用着和留洋时一样的敬称,却是信纸留白,这是心中有愧,无法落笔了。对傅侗文而言,这封信一定比报纸上夸他的话要有分量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笑,也不说话,倒像这封留白的信。

    “信封呢?我帮你收好,”沈奚也笑,“和过去的信放到一起,免得乱了。”

    他下颏指了指卧榻。

    沈奚去捡起信封,把信纸原样放回,替他收妥。

    午时,万安去天瑞居要了菜,都是过去傅侗文爱吃的。

    时近年关,天瑞居早已取消了定菜,可听说是傅三爷回京,想尝尝过去好的那口鲜。天瑞居老板当即让厨子给准备,半个时辰,从广和楼那条街送到了傅家。送饭的四个伙计进了傅家大门,见本该张灯结彩,准备过年的傅家,如今除了大门外临时挂上讨吉利的红灯笼,里边的正院竟上着锁,半分热闹也没,都感慨地交换了几个眼色。

    他们过了正院,伙计们经过仆役房,也是空的。

    夹道积雪,前后无人,像误闯了荒废的宅子,待到傅侗文的院子,才有了人气。

    伙计们进了垂花门,见到一个穿着高腰丝绒长裙,披着白狐皮的女人背对着他们,立在插屏前,在清点行李箱。

    日光下,雪落在穿堂前,铺了层白。

    那女人仿佛听到动静,偏头一笑:“是天瑞居的吧?”

    是中式山水画里,走出个西洋装扮的东方美人,其中的情调,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在天瑞居的伙计,常送菜去广和楼,也常听到一些京中趣闻。

    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傅三成婚的事情。没想到退了四次婚的傅家三爷,竟娶得是昔日嫁给四爷牌位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不必说女子出身,单是这简单一句前缘就让京城里的阔少们议论了大半年。那些公子哥里,有和傅侗文走得近的,提起这位三少奶奶,都是有意卖关子,没人肯细说。

    莫非,就是这位?

    也只有这位的样貌,才配得上那些市井传闻。说什么养在烟花巷的贫苦女孩,分明就是世家小姐的气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奚看他们不答,回头唤万安:“是不是你要的菜来了?万安?”

    万安一出来,几个伙计才醒过神,在万安的招呼下的,将一个个食盒放到插屏前,纷纷对着沈奚躬身,单手垂到脚面上头,行得是旧时礼。

    沈奚点点头:“辛苦你们。”

    伙计们陪笑着,退后,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因着傅侗文的吩咐,万安在书房里搭了饭桌,摆菜、温酒,顺带着给傅侗文说:“方才天瑞居的伙计来,见到少奶都看傻眼了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听着高兴:“让人送赏钱去,即刻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给你乐的。”谭庆项嘲他。

    这次万安要的菜不多,赶着吃,怕点多了,烧得慢,反而耽误他们的行程。

    不到十个菜,黄焖鱼翅,开水白菜,灌汤黄鱼,九转红肠,乌鱼蛋汤,油焖大虾,腊味合蒸,六爆肉丝,抓炒鱼片,每一道都是汤味醇厚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“这开水白菜是天瑞居最有名的。”傅侗文为她添菜。

    万安马上道:“说是开水,少奶你可别真以为是开水,这是鸡汤。是要用老母鸡、母鸭,蹄膀肉和排骨,还有干贝去杂煮沸,加调味的东西吊制4小时熬的。熬出来的鸡汤不是有油和杂质吗?还要把鸡胸脯肉剁烂,搅成浆糊,放到汤里吸杂质,天瑞居光是在吸杂质和汤油这道工序上,都要至少过三遍,才有这种开水一样的鸡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真是记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爱吃这道菜,因为油星少,其实我也会做,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一挑眉:“少爷的话,都让你说完了。你让我和少奶还怎么话家常?”

    ……万安窘。

    众人笑。

    傅侗文用餐多年如一,筷子动不了几回就搁到碗边,徒手剥莲子吃。傅侗文喜好吃小坚果,也是因为饭吃的少,聊以充饥。沈奚每每看他吃饭,都能想起他昔日的话:衣不过适体,食不过充饥,孜孜营求,徒劳思虑。

    “看我做什么?”傅侗文笑着,把一颗莲子塞入她齿间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女人喜欢男人,最后大多喜欢出了母爱,估摸就是她这种心境。

    饭后,万安泡了茶。

    这一盏茶后,众人就要动身赶路了。

    傅侗文吩咐人把书房的帘子卷起来,独自靠着门边框,喝茶,赏雪。

    沈奚知道他是有不舍之情的,瞧了好几回落地钟,待到不能再拖了,才提醒他:“你不是怕赶上欢送的队伍,想早些去正阳门吗?”

    傅侗文掉头,进了屋。他皮鞋上有雪,在地上印了一排脚印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口茶,留给你的。”他将茶盏凑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又是他的小情调。

    “这也要分。”她就着杯口喝完。

    他笑,低声道:“今夕复何夕,共此雪中茶?”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