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34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青山依旧在(1)

  丁子号木箱的失踪,本该是个隐秘。

    可消息却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等代表团途径纽约,抵达了巴黎,关于的文件丢失,已经有了数个版本的传言。有说是总长途径日本时,被日本间谍买通了身边随从,盗走文件;有说是在游轮行驶到半途中,遭遇了偷窃;也有说总长在横滨时,曾有御医前来诊病,是总长意志薄弱,把文件送给了日本人……报纸谣言漫天,日本人也在逼着总长辟谣,说是有人要蓄意影响中日关系。

    那箱文件的丢失,不止提前泄露了中国的谈判重点,还达到了另外的一层目的,摧毁陆总长的权威。流言滋生,无法遏制。

    一场舆论战,在和平会议开始前就拉开了大幕。

    而对于丁子号文件箱,傅侗文在游轮上,甚至到了纽约也没对她提到过。沈奚是在巴黎租住的公寓里看到报纸,才获知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沈奚发现,这份去年十二月中旬的报纸竟又出现在傅侗文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窗外,已是初夏六月。

    沈奚握着那份报纸,心像浮沉在水里。

    自从租住了这间公寓,书房里到处可见报纸,英文、法文,还有日文和中文的报刊。傅侗文和谭庆项曾给她讲过,报刊是一个战场,能够引导舆论,博取民心。

    所以一到巴黎,代表团电报回国,要的第一笔钱就是舆论资金,用来打点巴黎大小报社,为中国争取更多的舆论支持。傅侗文也投了不少钱,打点日本和国内大小报纸,所以他收到最多的包裹,都是报纸。

    沈奚挪开十二月的,下边一份就是五月的,在讲五四学生运动。

    傅侗文走进书房,他穿着白衬衫和西裤,肩上却披了件中式的长褂,灰白色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穿旧时的衣裳,这件还是沈奚私下里问驻法公使要了一位华人裁缝的地址,特意让人缝制的。西装过于拘束,也重,还是长褂轻便。

    傅侗文初见长褂,很是意外,虽不习惯,但也照沈奚的建议,披着御寒。

    久了,反而觉出沈奚说的好处来。

    “报纸上说的话看看就好,都是旧新闻,”他走近,把一顶巴黎正流行的帽檐翻转的钟形女帽递到她眼下,“你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急,”他说,“难得你在巴黎见个朋友。只是不要到天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奚接了女帽,在手中握着,若非要紧事,她是一秒也不想离开他。

    沈奚并没和他说见谁,只说是大学同学,傅侗文也没追问过。

    她临走前和谭庆项交代了两句,把自己要去的餐厅地址和电话号码都留给谭庆项,这才放心出了门。

    到了圣米歇尔大道,她找到那间咖啡馆。门外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全是一个个的小圆桌,桌子直径不过二十厘米,摆上几个杯碟就占满了。反而是圆桌周围的藤编座椅,每一把都比圆桌要的大。十几个桌子放置很随意,绅士小姐们也坐的随意,享受午后咖啡。椅子抵着椅子,是城市里最常见的、拥挤的午后聚会。

    绅士们只能把握着报纸的手尽量放低,避免边角蹭到身旁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阅报者十有七八,沈奚不懂法语,但也猜得到,其中半数会在关注和平会议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家里堆积成山的报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角落里,难得有个圆桌,只放了两杯咖啡。一位先生。

    沈奚看着窗边圆桌旁坐着的男人,脚步停驻,对方从玻璃反光中看到了她的影子,偏头回视。两位好朋友,不约而同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是老样子。”陈蔺观亲自起身,想为她拉开对面的座椅。

    “这里拥,你还是不要假绅士了。”沈奚拦他。

    她把帽子搁到腿上,喝了口咖啡。

    陈蔺观以手肘撑在桌边,笑意满满,等她喝。

    沈奚去年12月离开纽约前往巴黎,在游轮上就给他发了电报,但不巧,陈蔺观刚启程前往纽约,进行学术交流活动。两人在海上,彼此错过。

    直到前几日,陈蔺观返回巴黎,才算促成了这次的见面。

    当年沈奚离开纽约,没来得及和他告别,这些年他们虽然恢复通信,可一直无缘相见。

    真到面对了面,看到对方的脸,和通信又是不同的感觉了。陈蔺观不由记起在纽约读书,两人你追我赶,学到入魔的岁月。

    沈奚是他从心底佩服的人,也是他认定的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挑在和平会议来?”陈蔺观笑着问,“在信里还故作神秘,不肯告诉我?”

    沈奚抿嘴笑。不方便答。

    幸好,陈蔺观知轻重,见她的笑容,就识相地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我憋在心里很多年了,你后悔吗?”陈蔺观突兀地问。

    后悔?她奇怪:“你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纽约最感兴趣的是心脏外科,也有天分可以成为最优秀的心脏学医生,你后悔吗?突然回国,毁了自己的前程?”

    从两人恢复联系后,陈蔺观就不遗余力地劝说她来欧洲读书,当听说她放弃去英国的机会后,毫不留情地在心中指责她目光短浅,荒废天分。

    他对她昔日放弃心脏学的事一直耿耿于心,难以释怀。到今天仍是如此。

    沈奚摇头:“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心的。这几年我在国内,单单是救活的人就有上千人,救治的病患早就数不清了,还有——”她笑起来,“我还给蔡将军的军队送过钱。你看,我也做了不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可以有更高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也许吧。她放弃争论,不在意地喝咖啡。

    沈奚放了杯子:“我想求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你是个功利主义者,”陈蔺观仿佛识破了她,愉快地说,“找我总是有事情的,不会仅为叙旧。”

    沈奚又一次没反驳。

    两人在念书时就是你来我往的谈话方式,从没人肯示弱。接连两次的沉默,让陈蔺观很不适:“我和你开玩笑的,没有你的资助,我走不到今天。只要我能帮的,你只管说就是。而且,千万不要用‘求’这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让你为我推荐一位心脏学医生。”

    陈蔺观恍然:“你是想找我的教授?为你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她停了会,才道:“是为傅侗文,我想为傅侗文找一位主诊医生,他心脏不好。这半年来因为和平会议的波折……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笑容在陈蔺观眼中散去。

    “我咨询过许多的人和同学,都说你的教授是临床上最好的医生,最适合他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沈奚盯着他,“我想恳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蔺观摇头,以最温和的方式表示了拒绝。

    当初在纽约公寓外,情绪激动的少年长大了,他学会了控制情绪,学会了尊重朋友,可不代表他能忘记自己家是如何落魄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沈奚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不必抱歉,”陈蔺观说,“窦婉风告诉过我,他是你丈夫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我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陈蔺观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他从同学那里听说了沈奚结婚的喜讯,还电报责备她,以为她忘记分享喜讯。

    今日揭破,才知真相。

    沈奚欲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在纽约时,一直反复要我记住资助人的恩情,”陈蔺观看着她,“现在是想要我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当时说的话,是想要你牢记学医的初衷,救许多的人,才不枉费傅侗文给我们的花费。不是要你还他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大慈善家,爱国商人,资助过许多的人,”陈蔺观回她,“可是沈奚,他对别人是好人,但对我不是。我是个普通人,不是圣人,你如果想要我的教授救他,不必来求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过联系你的教授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蔺观自然知道她碰到的困难:“当然,我教授早已重病在身,闭门谢客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找到你,是因为知道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打我的主意,也不要和我谈医者仁心,我是个很自私的人。”

    长久的安静后,沈奚再次说了句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她预料到这个结果了,可还是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这条路走不通的话,只好准备起来,前往英国,去见谭庆项过去的教授。心脏外科是连外科医生都要避讳的领域,专攻这方面的医生本就少,能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人更少……她怕,到了英国还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沈奚和陈蔺观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她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坡路,往公寓走,两旁都是小咖啡馆、小酒馆。她初见巴黎,是在傅侗文送给自己的一套彩色照片里,那时她对欧洲的这个城市印象是,街边房子像摆放整齐的洋火盒,色彩斑斓的墙面,严丝合缝地贴着彼此。

    傅侗文后来提到那套照片,说是自己初到巴黎,花大价钱问一位记者购买的。他从不吝于赞美任何一个西方国家,开放的思想和工业化的成就。

    赞美下,是美好的期盼,期盼中国能有这样绚烂于世的一日。

    几个小孩子围着辆冰激凌贩卖车,接过自己想要的甜品和汽水。

    沈奚看到也有贩卖爆米花的,她买了一包,贩卖的老者提醒着,指了指她的手包。巴黎是繁华没错,可偷抢也是出了名的。老者见她黑发黑眼是个亚洲人,走路漫无目的,有点游览的意思,推测她是初到巴黎的女孩子,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沈奚用和傅侗文学的法文,道谢后,接过纸袋子。

    回了公寓,她看落地钟的时间,傅侗文还在午睡,便把爆米花放在了门口的矮几上。来接培德的人坐在客厅里,见到沈奚,立身唤她:“少奶。”

    她看门口的布纹行李箱:“谭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在和培德小姐道别,在厨房间。”

    沈奚到厨房门口,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进来了,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谭庆项说着,带培德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他这次带培德来法国,就是为了亲自把她送到欧洲,再把她交给德国驻法领事馆。没几日,和平会议就结束了,他知道再没法拖延,就在上周联系了德国领事馆,定了这星期送她过去。对于这个决定,培德不是没争辩过,可她能战胜所有的困难,唯独无法逾越一个天堑——谭庆项不爱她。眼看着德国即将被制裁,培德也要担心家里的祖父母,左思右想,没别的法子,才算是答应了离开的安排。

    培德手里抱着一个食盒,是她央求谭庆仙做的中国菜,准备在路上吃。

    沈奚和谭庆项送她到公寓大门外。

    “不要给这个地址写信,会议后这个公寓会交给房东,我们也会回国。”谭庆项交代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中国后,住在哪里?”培德灰蓝色的眼睛里,是藏不住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。”谭庆项说。

    培德低着头,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懂的德语,说了很久的话。

    沈奚从音调、语气里,猜想这是最后的剖白。

    谭庆项毕竟是傅侗文的同龄人,经历得多,他始终带着笑,使培德不至太窘迫。最后,他给了小女孩一个真诚的拥抱,低声,用德语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培德眨眨眼,泪水顺着脸颊,落到衣领内。

    “再见,沈小姐。也替我和三爷说再见。”培德轻声对沈奚道别,掉头,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汽车消失在街道转弯处。

    谭庆项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她说了什么?”沈奚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的话,你会如何?”他笑。

    “会辗转难眠?”沈奚和他说笑,“像在红磨坊看了一场歌舞,却唯独落幕前离场了,不知结局的滋味,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……同样是叫培德,同样是跨国恋情,同样是爱上了中国男人,为什么她得不到好结果。她说,陆总长和夫人的爱情是‘命运的暗示’,可我却要忽略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在爱情上,都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都喜欢抓住一点蛛丝马迹,说服自己,暗示自己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你问我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”谭庆项笑着说,“小姑娘,我不爱你。”

    和她想的几乎一致。

    沈奚和谭庆项交代了下午的结果。

    见陈蔺观的事,傅侗文不知道,谭庆项知道。从五月以来,他和沈奚一直在商量这件事,是留在法国,还是去英国。

    怕被傅侗文听到,他们在厨房里,轻声交谈。

    人年纪大了,爱回忆,谭庆项说着说着,就提到了那年在游轮上的事情:“那时也是山东,侗文还说,他实在不行了,绑了炸|药在身上,和日本人同归于尽去。”

    沈奚在外头还能端着架子,面对谭庆项,架子全散了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半晌,也只是轻声说:“我一想到,我们在横滨坐立不安,唯恐误了去美国的时间,唯恐让威尔逊怀疑我们合作的诚心……就觉得……”太可笑。

    这些话,她不能和傅侗文聊,只好在这里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“最后美国选了日本,可笑啊我们。”谭庆项接了话。

    突然,楼上有戏曲声传来,他们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他午睡醒了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了,”她说,“你尽快联系你的那位教授,会议一闭幕,我们立刻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谈妥了。”谭庆项微笑着,安抚她。

    可两人都知道,错过了陈蔺观这里,是错过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拿了那包爆米花,寻声,来到书房。

    傅侗文仍披着同样的一件灰白长褂,深陷在黑如墨的天鹅绒沙发里,脚下是软皮拖鞋。壁炉里没火,光穿过玻璃和大半间书房,落在他脚旁,西裤腿上。

    他下半身沐浴在阳光里,五官在房间的晦暗中,合着眼,带着一丝微笑,手指在跟着曲子轻敲着。

    日光太短,够不到他的脸。

    沈奚深知,对巴黎一行的失败,她的唏嘘和伤心,远不及他的万分之一。他走维新的路,维新失败,他支持革命,袁世凯登基称帝,忙活半辈子,好似全在瞎折腾。到最后在山东这里还是一事无成,注定是要失望……

    而身边人,去了一个又一个,死了一批又一批,黄泉路上已是老友无数。

    她站了许久,静看他,心里一抽一抽地疼。

    傅侗文在欠身,调整坐姿时,睁眼,瞧见了她。

    他一笑:“我这个闲人,又在等着你回家陪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时你还说,难得我在巴黎见个朋友,”沈奚上前,半蹲在他面前,两手捧纸袋,“我欠了你许多年的爆米花。记得吗?”

    他接了纸袋,打开,捏起一颗丢到嘴里:“cinderella”

    他们在纽约看得首映。

    傅侗文也给她喂了一颗,柔声道:“等三哥回国,要为央央开上一百家影院,像戏楼一样热闹。首映日就放cinderella”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