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34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六十八章 青山依旧在(2)

  少年时,他常命人在后花园亭子里搭出一个又一个戏台,檐前全挂珠灯,纱罗绸缎作帘幕……客未至,灯是不许点的。客至,灯火齐明,那等风光,不可殚述。

    方才他因为想到了这件事,把窗帘掩上一半。他想等太阳落山,等她回家再揿亮灯。

    可惜沈奚归家太早。

    “你没回来前,戏听着也没滋味儿,”他轻声说,鼻尖从她前额滑下去,闻她身上的香气,这是胭脂水粉,中国女孩子才有的香气,“你一回来,就大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他亲吻她,品她唇齿间的咖啡香。

    “嗯,是牛奶咖啡,”他评价道,“我这些日子只能喝水,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偏头,一笑,恍若是迷了路,在等她点灯伺候的三少爷。

    沈奚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她怕失去他,比任何人都怕,除了他,这世上她再没有亲人了。在她身上,戏里的桥段轮番上演,忠良遭遇陷害,好人偏要早死。她不想,最后还要经历情人分离。

    山河无恙,只会是个美好寄愿,她看不到路在何方。

    难道百年永偕……也做不到吗?

    沈奚刚和陈蔺观碰了面,低落情绪尚在,怕自己的失常影响他这个病人的心情。她避开傅侗文的脸,看到矮几上摊开的报纸:“别再看报纸了,对你病情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他听话地把报纸合上,“你说不看,便不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能我说什么,你就听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至到今日。

    他告饶说:“你和朋友喝咖啡,我在公寓里苦等。这刚一露面,就不要再教训三哥了。”

    沈奚埋怨地看他,把报纸拿走。

    “去让庆项准备吧,”傅侗文靠回沙发椅背,“总长和夫人天黑到,要留下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谭先生说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说,最近你和他都是脾气大得很。”他自嘲。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你……

    沈奚不想揭穿他的“委屈”,抱着一摞报纸,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不止两个人来,至少四五人。还有,夫人喜欢熏香肠和生牡蛎。”他补充说。

    “不吃中餐吗?”她回头问,“我以为他们许久没回国,会想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为哄大家开心,在领事馆一直做中餐,”他回道,“今晚给他们换换口味。”

    他们到法国后,雇了一个法国女人帮收拾屋子,偶尔也会做西餐。

    今日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天后,客人准时登门。除了总长和夫人意外,全是和傅侗文有交情的驻外公使。沈奚在一月欢迎宴见过他们,那天饭桌上,人人面露喜色,今日都好似老了几岁,仍是礼貌绅士地带来了礼物,和主人客套叙旧,但眼睛背后再无笑意。

    晚饭安排了三小时,不到半小时,除了总长和夫人,余下人都告辞而归。

    餐桌上,新鲜的牡蛎在烛光里,浮着水光。

    没人有胃口吃它们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数份电报给国内,却没回电。”总长说。

    大国之间达成一致,要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给日本人。

    中国没资格讨论,也没资格反对。

    代表团第一时间就把会议结果告知国内政府。

    可签合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北洋政府始终是一副推诿的姿态,不做任何决定。

    于是,代表团成了众矢之的,被孤立在巴黎。他们怀揣着一雪前耻的目的,在旅途中历经磨难,到巴黎后艰难斡旋,谈判至今……却在最后被抛弃了,成为了一枚弃子。

    若在那份不平等的合约上签字,就是代表团的责任,愧对国民;若是不签,也是代表团的责任,得罪与会大国。

    “这字,不能再签了……不能再签了。”总长长叹。

    傅侗文不是外交部的人,他只是一个商人,无权评论。

    他用银子叉子拨弄着白餐盘里的半块面包。

    沈奚装着没留神听的样子。烛光下,她看到夫人搁在餐桌边沿的手泛着青,血管突兀,十分苍老。在此时,她才意识到夫人已是六十五岁的高龄,却还在跟着她的丈夫四处奔走……

    窗外,渐起吵闹声。

    沈奚放下盛水的玻璃瓶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客厅里,谭庆项也在。

    “是留法学生,有上百人,”谭庆项快速地说,“他们不是一直在驻法领事馆前抗议吗?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“总长的车在草坪外,要找也很容易。”沈奚说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看看,你去给领事馆打个电话,让人来接一下?”

    谭庆项话音未落,傅侗文和总长、夫人先后从饭厅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他们都在领事馆外,我和他们里边有些人也算打过交道了,”总长苦笑,“让我先出去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想阻拦,被夫人摇头制止。

    他们只好跟随着,一同到花园里。公寓外的花园是半开放式的,草坪连着马路,路灯下,沈奚看出去,全是一张张年轻的脸。她因为傅侗文昔日在上海被袭的事,对学生活动一直心中有惧。但好在,这群大学生并没有动手的意思,只派了一位女学生和总长短暂交谈。

    她好像看到那个女学生拿着什么,没看清。

    不远处,法国警察也在观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不要通知领事馆吗?”她低声问傅侗文。

    傅侗文没做声。

    短暂的对话,结束后,总长掉转头,踩着草坪,向傅侗文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谭庆项立刻把大家让到门内,落了锁。

    总长透过玻璃看人群,轻声道:“那个学生代表在袖子里藏了一枝花,装成是枪,威胁我不要在合约上签字。”

    夫人苦笑。

    “她摘花时,我看到了,”总长忽然一笑,看向傅侗文,“外面种着什么花?”

    “玫瑰花,”傅侗文陪着他,故作诙谐地说,“是一把浪漫的枪。”

    很快,领事馆另外派车来,接客人离开。

    汽车驶离时,那个用一枝花装作枪的女孩子,正在慷慨激昂地演讲:“若他敢签字,我们就要了他的命!他是万万不敢签字的!”

    马路上,汇聚的留法学生们群情激昂,把那个女学生代表簇拥着,振臂欢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谭庆项无意看这些,他先回到饭厅,把没吃完的东西都挪到自己面前,坐下,慢慢吃。今晚的晚饭特殊,他方才是怕自己在,大家不方便谈正事,所以没出现在饭厅里。

    可到了今日,夜没什么好谈了。

    浮光掠影的巴黎,这是法国最好的时代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艺术家们都汇聚于此,在咖啡馆里聚会,酒馆里,在街边分享自己的艺术作品。红磨坊里夜夜笙歌,红色风车模型,高耸在天际的铁塔……在那个年代文人,后来描写巴黎,会称那时的巴黎是“一场流动的盛宴”。

    而这些,都是别人家的辉煌。

    国内报纸称上海是“东方巴黎”,也只是皇帝的新装,试问在巴黎,有没有租界?有没有法国人不能进入的种种高级场所?

    傅侗文到谭庆项身旁,拽出椅子,落座。

    他这半月像是在等花谢的人。

    明知结局,不到签字日,仍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白葡萄酒是为夫人准备的,生牡蛎腥气重,配白葡萄酒刚好。他拿了细颈酒瓶,给谭庆项倒酒,是倒满的,这是中国人的倒酒方式。

    待他要自斟时,谭庆项捂住了他的玻璃杯:“有家室的人了,你顾着点沈奚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笑笑:“我不喝,只是想敬酒。”

    他拉开谭庆项的手,把自己的酒杯斟满。

    他执杯,和谭庆项轻碰,明明没有喝,竟有了酒阑人散的目光:“今天是个值得敬酒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杯,要敬沈家,”他把满杯酒全倒在地上,隔着烛光,遥遥望着沈奚,“不是你父亲,我不会走上革命的路。”

    沈家和谭庆项没交集,他听着,没倒酒。

    傅侗文拿起酒瓶,再倒酒。

    将满未满时,这瓶酒没了,他懒散地单手撑在餐桌上,够另一瓶没人喝过的红葡萄酒,把杯子填满。

    “第二杯,敬侗汌,”他举杯,“是我无能,他走这么久,我却没做出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暗红的酒液被倾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回,谭庆项也随他敬了酒。

    空杯再次满酒。

    “这第三杯……”给谁呢?

    不是没人敬,是死去的人太多。

    “庆项,你没经历过维新,那也是一干好儿郎。”傅侗文问。

    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,”谭庆项笑,“谁没听过?”

    “过去,有人劝过我不要掺和维新,”傅侗文回忆,“那是一位宫里的红人,他送了我一句话——劝君莫作独醒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中国没有独醒的一个人,只有早醒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国土分裂日,同胞流血时,他被惊醒,发现身边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最后的酒……敬故人。”傅侗文最后道。

    “敬故人。”谭庆项附和。

    敬所有志士,那些为强我中华,收复国土而努力……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的故人们。

    两个异姓兄弟,同时倾杯,把剩下所有的酒,悉数倒下去。

    真是荒唐的敬酒,人家是小杯倾倒,他们两个却举着大玻璃杯……水流汇聚,四下里全是酒。半个饭厅的地上全是酒,两人的皮鞋鞋底都湿了,她的鞋也是。

    沈奚低头,看脚下的水流。她不想打扰他们,就着自己的杯子,也在小口喝着酒。她酒量不好,三两口,面颊就热烘烘的,眼里也蕴了水光。

    三杯酒敬完,傅侗文坐回到椅子里,他看着满地的酒水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久到沈奚察觉了不妥,他恰巧探手,去那水杯。在傅侗文喝水时,她分明看到一滴水从他的下颏滑落。这个角度,谭庆项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谭庆项没反应,喝水的傅侗文也没反应,她要不是亲眼所见,都以为是幻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奚的喉咙哽住,一口饮尽杯中酒。

    她装着担心,扭头看向窗外:“好像都走了,那些留法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又不是领事馆,”谭庆项拿起叉子,在吃生牡蛎,“要围,也围那里。不过也没什么好围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晚,傅侗文说了不少的话。

    后来,他的少爷脾气全上来了,把书房的唱片机抱到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三哥这戏瘾上来了,谁都拦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满江红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待从头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这句最是好。”

    沈奚烧了开水,端到房间里,给他擦脸、擦手。

    “三哥教你唱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奚抗议:“我没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和侗汌一样。”他取笑她。

    “你笑好了,我们这些人唱不好,才显得三爷您唱得好。”她拿话捧着他,逗他开心。

    他被她用热毛巾渥着脸,好不惬意,“嗯”了声,也陪她唱假戏:“越发懂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了一会,傅侗文被劝着睡了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他犯了两次心绞痛。

    强颜作笑不难,难得是在心里过得去这个坎。

    没两日,傅侗文再次被送到医院里。从一月到法国后,傅侗文在医院里住的时间,比在公寓都多。法国医生不会有“郁结于心”的说法,但也常交代她这个病人家属,要尽量保证病人心情舒畅。可说完,连医生自己也觉得,这是句废话。

    报纸上每日都提巴黎和会,全法都知道中国即将再次失去什么。

    傅侗文也清楚,他这段日子是在过鬼门关,为以防不测,他叫来了周礼巡。

    沈奚一看周礼巡进门,当即识破了他的想法,眼立时红了,都来不及掩饰。傅侗文怕周礼巡瞧见她的脆弱,向外挥手:“叫你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周礼巡也是颇有脾气的少爷,今日却老实。

    让他在外候着,掉头就走,多一句废话没有。

    傅侗文拉沈奚的手:“好好的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叫他来干什么?”沈奚呼吸不稳。

    他一叹:“太聪明也不好,三哥就是吃了早慧的亏。”

    他略停顿,耐心和她解释:“我的生意大,资产复杂,都要事先交代好。比方说,国内各地的公馆、公寓,还有矿产、商社和公司,都需要一一讨论。”

    可看她泪眼模糊,他不敢往下说了,轻声检讨说:“是三哥耽误了你,好好一个女孩子,嫁给我,再改嫁也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傅侗文……”她瞪着他。

    傅侗文到她耳边说:“不闹了。去,叫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理智上,沈奚知道这是必要的,毕竟他资产构成复杂,也只有他能合理安排。

    可情感上,换谁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周礼巡进病房后,沈奚主动为他们掩了门,独自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放空自己。她想稍后再进病房,自己能克制情绪,不要再哭了……

    “傅太太。”傅侗文在这家医院的主诊医生站到她面前,身旁跟着一个会英文的护士。

    沈奚慌忙站起。

    主诊医生在说话,她很急,怕是和他病情有关,盯着负责翻译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医生问你,是否还记得他给你推荐的教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记得,”沈奚鼻音很重,回答护士,“但我没成功,连时间也约不到。”

    主诊医生认真听护士翻译。

    不安弥漫着,沈奚不觉屏息,等医生的答复。

    医生点头,让护士继续翻译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护士语速很快,把医生的意思再次用英文传达给她:“这是个好消息,傅太太,全法最好的几个心脏学医生致电我们,想要为你的丈夫进行会诊。”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