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学习  丝袜  女装  男装  日本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11-01 16:35   浏览:1   回复:0

十二年,故人戏 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青山依旧在(3)

 是陈蔺观,一定是陈蔺观。

    中国在国际上地位低,华人、华侨也都如此。

    在异国他乡,他们想在法国联系好一点的心脏学医生都困难。只有师从业内泰斗,备受瞩目的陈蔺观才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些,也只有站在学术金字塔顶端的人,才能暂时挣脱被歧视的枷锁,拥有真正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哪怕是谭庆项,再回到英国,一没成绩,二没人脉,也无法做到这种程度……

    所以沈奚能看出这位医生的意外和惊喜。

    如同她自己的心情一般。

    当晚,四位医生先后到了这间医院。

    陈蔺观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沈奚等着医生们会诊结束,送他们离开病房时,其中一位美籍医生停住脚步,对她笑着用英文说:“傅太太,我是陈蔺观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和对方握手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中国,也是一位很有威望的外科医生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样的说法,”她谦虚说,“中国的西医学还在起步阶段。”

    他笑:“稍后我们会开一个内部会议,还要看你先生的检查报告,大约三个小时后,我会亲自告诉您我们的讨论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对方沉吟,“明天是和平会议结束的日子,尽量不要和病人讨论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说是三个小时,到两个半小时,她已经坐不住。

    她暗示谭庆项陪在病房里,借口出去透气,来到了心脏科室的楼层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,她头次回想起了自己在纽约时的心境,她曾迷上过心脏……身后,穿着深色西装,摘下礼帽的男人走近,停下:“上世纪有人说,在心脏上做手术,是对外科艺术的亵渎,谁敢这么做,那一定会身败名裂——”

    沈奚听出男人是谁,不禁笑了:“可已经有人开始成功,坚冰已经破除,我们会找到那条通往心脏的航路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们读书时,纽约的教授在讲堂上对心脏外科学的展望,那位教授是沈奚和陈蔺观对于心脏学的启蒙人。

    陈蔺观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只看重自己感受的人,很少有朋友,因为他无法容忍自己分心在私人社交上,他对心脏学的疯狂,只有昔日的沈奚能理解。她是他的知己,情谊深厚,更胜手足。

    可他昔日也是个小公子,后来因为父亲在生意场上败给了傅侗文,家境落破后,他就成了个穷小子……虽然对沈奚的情义,战胜了对傅侗文的怨,但人是情感动物,他哪怕动用了所有的力量,邀请了所有的同行来到这里,还是意难平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再给我个理由,让我救他救得舒服一点?你可能不知道,我父亲生意失败后,家里过得很辛苦,我母亲每每提到他的名字都是当仇人的,”他无奈一笑,深觉自己不孝,“每封家书的末尾,都要我牢记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家国一些的,还是私人一些的?”

    “私人一点的,和你有关,因为我是为你救的。”陈蔺观转着手里的帽子。

    “他救过我的命,当时我们家被满门抄斩,若没有他,我早就死在十一岁了。”

    陈蔺观愣了会儿。

    他拍拍沈奚的右肩,绕过她,进到开会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陈蔺观的加入,使会议延长了足足两小时。

    日落西斜时,陈蔺观坐到她身旁:“我说,你听着。他的情况不太好,我们有两个方案,一个是保守的药物治疗,但实话说,他有钱,能买到的所有西药都是最好的,在这方面我们没有特效药。还有一个方案是手术,但这个方案危险很大,你也清楚心脏外科学的现状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建议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手术,他有极大的恶化危险。我很明白地告诉你,在现阶段无人能救心肌梗死之人,真到那时,谁来都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她恍惚觉得这番对话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她看他。

    陈蔺观说:“我已经给你找了临床经验最丰富的医生,对于这个手术,在法国,甚至在欧洲,除了我们没人能做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补充道:“我的教授无法上手术台,倘若手术,会是我主刀。”

    倘若是寻常病人,陈蔺观不会做出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在心脏上动手术,迄今为止他遇到的病人里,凡是有清醒意识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拒绝。就因为她是沈奚,他才有了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是保守治疗,我也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记起,为什么会有熟悉感。

    当初小五爷是否接受截肢手术,她也对傅侗文有过类似建议,连措辞方式也惊人的相似。陈蔺观说得对,她了解外科学,也了解心脏外科学。她想到自己在手术室用木工锯锯断小五的腿……当时无惧,可现在,她怕了。

    傅侗文做同意手术的决定,用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她在陈蔺观说完后,静坐了十分钟,还是无法拿定主意。她在内心为自己辩解,不是生死攸关的地步,她无法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想一想。”她轻声说。

    傅侗文看她晚饭时食不下咽,主动承诺,这三个月都不会和任何人通电报,不会看报纸,更不会见大使馆的人。

    他也在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心情。遗嘱是写好了,但他不想死,失败多了,人反而会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,总觉得就是下一步,就在明天,一定会赢回来。

    这心理和深陷金钱泥沼的赌徒没两样。

    可说穿了,他们这些人,哪个不是押上了身家性命的豪赌之徒?

    白天人还好。

    到夜里,他的心绞痛再次发作,沈奚从另一张病床上翻身下来,脚才刚够到拖鞋,傅侗文已经自己吞下了药。他睡前留了心,药放在枕边手帕里。

    吃了药不说,还笑得像个孩子,在对她邀功:你看,我用药很及时。

    沈奚关掉灯,宣告结束“谄媚”。

    她在无光的病房里,换了床,倚在他身边,占了小小的一条床边沿的空间,守着他。她的手,轻轻搭着他的腿。陈蔺观的话在她脑中盘旋,倘若再恶化……

    傅侗文靠着床头,这是一个漫长的忍痛过程。

    沈奚不做声,一动不动,呼吸的节奏也是控制好的,好似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宛央?”他低声唤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声。

    她也叫他:“三哥?”

    他也应了声。

    片刻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安排一场手术。”她和他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主刀吗?”他故意问。

    又不正经。

    “我没这份能耐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天分,是三哥耽误了你。”

    当初她跟他离开纽约,放弃了什么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尤其再见到陈蔺观,傅侗文更是为她惋惜。

    沈奚轻声抱怨:“好了,躺下。”

    傅侗文躺到棉被里,头枕着手臂,瞅着她:“那个人,是不是心里有你?”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,还在想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,他看不上我,他眼里只有一个个血淋淋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突然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做手术,”傅侗文多年求医,当年又在英国和谭庆项的教授面见过,自然知道手术的危险,“就这样决定了。我看你这两日吃得不多,睡得也不香甜,自己也揪心得很。手术好,我们就手术,等康复了还能多看你两年。”

    他在棉被里找到她的手,贪恋她柔若无骨的手指。

    沈奚把身子挨近,脸着贴他的衣裳的布料,听着心跳,感知着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为了手术,陈蔺观安排傅侗文转院,邀请内科医生进行了一次联合会诊。

    谭庆项、小五爷和六小姐在手术前一晚就到了医院,没让傅侗文知道,就都在候诊大厅里坐着、等着,哪怕沈奚劝说,他们也不愿回去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把傅侗文送入手术室。

    陈蔺观在进入手术室前,特地和沈奚谈了几分钟,安抚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在她面前被关上。

    傅侗文的怀表在她手心里,她特地要来的,这怀表他始终戴在身上,说是某位已过世的好友赠予的。沈奚揿开表盖,盯着一对翠色孔雀怀抱的表盘……无缘无故记起沈家书房里的西洋式落地钟,怀表里的微型钟摆滴答有声,记忆里落地钟的钟摆也未停歇。

    父亲,若您在天有灵,请保佑你的小友,他还有未竟的心愿和事业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过去,辜家在巴黎的同辈人也都来了,包括辜幼薇和她的新一任丈夫。

    辜幼薇低声对谭庆项说:“代表团最后没有在合约上签字。”

    走廊里静悄悄的,辜家人得到了消息,对此早有讨论,而等待傅侗文手术结果的傅家人这里也早有预料,只是乍一听到结局,陷入深深的震动和唏嘘当中。

    时间在缓慢推移。

    沈奚等得发慌,合眸,在想象手术室内的景象。景象一点点清晰,像默片,白色影子在走动,交谈,在紧张地缝合……

    仿佛有风,吹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她突然睁眼,在同一时间,手术室的门也被推开。

    陈蔺观站到了她的面前,精疲力竭的他把手搭在沈奚的肩头。

    时间冻结在两人之间,怀表里的微型钟摆好像是坏掉了,像是静止了。这是此生,沈奚度过的最漫长的一秒。直到他点头,她的心终于跳了起来,钟表继续滴答滴答,照旧计时……沈奚两手握住他的一只手,几欲道谢,都发不出半分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,就没有今天的我,”他轻声说,“沈奚,是你救了他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认识病房外的人,和沈奚说完,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她再见到傅侗文,是隔日晚上。

    巴黎的夜,她看了半年,由于心系和平会议,无心细观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依稀见月,巴黎雾大,能辨清月的轮廓已是不易。沈奚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,耐心地看着他,等他醒。听说他术后醒过几次,都不大清醒。

    她指间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,他尚在术后感染期,马虎不得。她完全是按照手术医生的消毒标准进行了自我处理,才敢进来这间病房。她摸着傅侗文的衣袖,轻轻替他往下拉,不知怎地,她忽然记起了初见的夜晚。

    积年的鸦片糜香里,身旁是告发父亲的奸人尸体,她被绑缚双手,蜷缩在地上,从地平线的角度里看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在众人簇拥里,迈过门槛。她耳挨着地面,动弹不得,也因此清晰地听到他的皮鞋踩踏地砖的声音……他走了三步到自己面前,弯下右膝,以一种迁就着她的半蹲姿势,去看她的脸:“挨打了?”

    她心跳得比挨打时还快,这是……谁?

    “三爷,”身旁人低声问,“方才……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九城里,还真没谁敢动我的人,”傅侗文低声问,“这女孩子是谁的,也不先问问,就这么给我打了?”

    浑身刺痛中,他摸她的前额的伤口,又把她掀开的上衣拉下,遮住了露在外的腰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似是感应到她在等,傅侗文眼皮微微动了下。沈奚敛住呼吸,看到他在睁眼。朦胧中,傅侗文眼前好像隔着一层白纱,看到了雾蒙蒙的云在托着月,也到了月前端坐着的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静的,没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他勉力一笑。

    又费力地换了口气,轻声、缓慢地笑说:“当真是……人生几见月当头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、含着泪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他醒了。

    那个喜欢翘着个二郎腿,偏过头去和身边人笑言“万事不如杯在手,人生几见月当头”的傅家三公子终于醒了……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客服QQ1847742369
Powered By DESTOON